义乌饰品批发网新闻

生产蓄气灌的厂家小心谨慎
2018-01-03 20:31
  邝安阳小年前回了一次家,给了二百元钱给他妈妈过年。他妈妈很想对他说,要他春节回家,话到嘴里面,她又咽进去了,她知道和邝安阳说什么都没有用,他不会听妈妈的话,他眼睛里面从来没有这个家。邝安阳长年累月在外,家是他的客栈,想住一晚就住一晚,不想住在家里瞧瞧,仿佛家里住宿费高,住的地方差,他马上走了。以前他还经常回来问罗小红借点钱用,现在罗小红走了,他妈妈捡破烂一个月几百元收入,要给他养儿子。他知道就算他妈妈想给他一点钱也拿不出来。他给二百元钱给他妈妈,这是他参加工作来第一次给他妈妈钱用,他看到他妈妈眼睛里含着泪花,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想要他住下,他妈妈没有做声,他也很忙,昨天和叶武约好了,中午去他那里喝酒,比呆在家里好玩。叶武家里还是破破烂烂,唯一不同是床上换了棉被,不再是毛毯。冬天了,盖毛毯会冻坏他。和叶武喝完一瓶二锅头,他坐下午的火车,第二天清晨到青跃市,成娟还没有起床,他不洗脚,不洗脸,钻进了成娟的被子里面,成娟身上暖烘烘的,邝安阳忍不住紧紧抱着她。
  
  成娟刚到青跃市的时侯,希望邝安阳每天陪着她,她就不要担惊受怕,身边有一个人和没有一个人还是不一样。邝安阳开始一段时间老实,不出差,公司不加班他都按时回家。成娟非常庆幸自己找了一个好男人,她甚至有和邝安阳打结婚证的想法,好景不长,狗改不了吃屎,邝安阳中午不回家吃饭,慢慢晚饭也在外面吃,发展到在外面过夜,打牌,赌博,嫖娼都来。成娟管他不到,他们没有结婚,邝安阳不是她老公。成娟自己讲话也不算数,她以前讲每个月给点零用钱给邝安阳,现在不但没有钱给,他们一起去商场,买衣服鞋子都要邝安阳掏腰包。这可能也是邝安阳不愿意到成娟这里来的原因。邝安阳养不起成娟,成娟开支大。刚来那几个月,成娟每天在街上看广告,看到有招聘的地方就进去问一声,她想找点事情做,整天坐在家里不是办法。站柜台她不愿意,财务重要,别人不会用她,别人担心她利用手里的权力把账上的款都卷走,就象她在赵匡印那里一样。她转来转去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,她试着在小店面站了十多天的柜台,那是一家卖服装的连锁店,价格全国都一样,她是基本工资加提成。店老板不做事情,她请了二个人,一个人上午上班,八点到下午三点,另一个人下午上班,下午三点到晚上十点。她这一辈子没有站过柜台。在床单厂当业务员,她是在外面跑,后来开公司,是她指挥别人做这样事情,做那样事情。别人给她站柜台,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别人辛苦,还认为别人没有尽职尽责把商品推销出去。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,现在轮到她给别人站柜台了,她才发现站柜台确实很难。所谓站柜台,首先就是站,不能坐,老板经常躲在远远的地方观察她,如果发现她坐了,马上走过来训斥她,口口声声发工资时扣她的奖金。以前她讲别人,别人还从来没有训斥过她,她想和老板吵几句,后来一想算了,她避难在青跃市,吵起来影响很大,容易给人发现目标。她不去站柜台了,她不但不要奖金,工资都不要,不受别人的窝囊气了。她想做白领,上班时间正常,到几家公司应聘,她年龄大,快四十了,没有大学文凭,没有专业知识,别人给她一张表格,要她填写完,然后说,你先回去,我们研究后如果要你来上班就会通知。她一走,别人把她填写的表格丢到了拉圾桶里,看都不看。谁都不会要一个快四十岁又没有大学文化的女人来坐办公室。去酒店搞卫生,家政服务也适合她。她不会去做那种又累,又苦,又脏的活。有二次她从小街上走,看到路边的发廊招女工,她走进去看了看,坐了一会儿,发现是做那种事,她年龄大,没有人要,她还没有到那一步,靠卖身吃饭。
  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开始邝安阳还陪她上街,后来邝安阳不耐烦了,不再跟她做保镖,她也没有信心找工作,在街上时间越来越短,最后干脆不去找事了,她想我有一百多万,不做事情也能吃几十年。她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每天吃完饭,就往麻将馆跑,甚至经常在打麻将那里吃合饭,每天三,六,九,二,五,八,一,四,七,自摸,清一色,杠上开花。
  
  邝安阳不经常来了,他来了也是和她睡一觉就走。她有时侯想,邝安阳如果改邪归正,好好过日子,不在外面搞乱的,和他结婚,下半辈子她有个伴,老了后,或者她得了病也有人照料。邝安阳不是过日子的人,他是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无时明日忧,她不能和邝安阳搞到一起,睡觉可以,结婚坚决不行。虽然邝安阳想和她结婚,成娟还没有糊涂到只要是男人就和他结婚的地步。她在社会上混了多年,她也想过平安日子,和邝安阳过日子能平安吗?他是不务正业的人,有一天会去坐牢。
  
  成娟牌友中间,有一个理想男人,四十多岁,老婆死了,人长的也对得起观众。外表上二人站在一起,天生一对,地配一双。他在一个破产的企业留守,每个月有几百元工资,没有事情喜欢二,五,八。一个小孩在读大学,他工资基本上都给儿子用。刚接触成娟感觉这个人还可以,打牌经常放他一马,不抓他的炮。有时侯上午打完一盘和他一起去买菜,看到他买完菜付钱后,走时还要拿别人一根葱,一根蒜,成娟想,这点小便宜他也占。经后和他过日子,不知道会怎么样?按照老习惯,老婆要男人养,退一步讲,成娟不要他的钱,他也不要能成娟钱。二个单身男女,他约成娟去他家里吃饭,二菜一汤,汤是鸡蛋汤,菜是肉炒萝卜,爆青辣。他说成娟是个女人,就没有准备酒了,其实成娟想喝二口,高兴一下。这个男人住的还是以前的老平房,三间连在一起,和叶武他们化肥厂的房子一样,前面这间房子不大,不到十个平方,放了一张床,一张小四方桌,成娟和他就是在这张桌上吃饭,这个房间里还有单位以前发的一张书桌,上面放了一台十二寸的黑白电视机,厕所离的很远,成娟不知道晚上想解手了怎么办,这个男人还吹牛皮,说这是以前配给科长的住房,老工人有一套,新参加工作的没有。这样的房子优点不少,不要爬楼,左右关系亲密无间,不象住楼房的人,一辈子不与住在对面的人打交道,好象商品房还没有他的平房好,他想要成娟留下来过夜,成娟晚饭没有吃就走了。他人还是可以,经后生活怎么办呢?现在他们还是经常打打麻将,不过成娟再也不放他的马。
  
  成娟也想去找唐家财,她又不放心唐家财,唐家财不是赵匡印,赵匡印那个人和他打过多年交道,成娟了解他,借三十万元给赵匡印承包商场,她算了后,知道商场有钱赚,才借给他。唐家财是什么东西,她心里没有底。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她和赵狐狸一起不知道骗了多少人,做生意的人外面都非常风光,里面怎么样,谁也搞不清楚。她是为了找唐家财才来青跃市,投资矿产品,赚钱不亏本,一本万利,她的钱放在银行里,她不满意那点利息。她想要鸡生蛋,蛋变成鸡。一百万眨眼就变成二百万。她在商场拚搏多年,什么样的人都见过,不知道多少人被她从岸上拉下了水。赵匡印就是被她拉到水里,而且还进了深水区,赵匡印不会游泳,差点淹死在河里。虽然那天她看到很多人在唐家财的财务处领利息,她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唐家财安排人骗她的。她现在是一条在水里游来游去的鱼,前面突然有铒料放在那里,她不知道这铒料里面有不有毒,吃了会不会有问题,很可能饵料里有个鱼勾,她一口咬去,勾子就会把她嘴巴紧紧勾住,那时侯她想走都走不脱了。
  
  她不急,慢慢来,她给唐家财打了电话,说找他有点事情,唐家财说他暂时没有空,有空会请她吃饭,什么事情可以当面提。一天下午邝安阳来找成娟说,唐家财请她去酒楼吃晚饭。她想这次肯定会解决问题。她和邝安阳先去酒楼,等了一会儿,唐家财座着皇冠牌的小车来了,他抬着头,不急不慢,一摇一晃,走进了餐厅里,他和成娟拉了拉手,非常诚恳说:“太忙了,一天到晚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。对不起,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你。”
  
  成娟说:“没有关系,我也是没有事情,到这里旅行,休息,顺便看看你。”
  
  唐家财松开她的手,在她旁边座下来:“我以前听邝安阳说,你们的公司办的很大,什么样的生意都做,甚至造汽车。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玩呢。”
  
  “你经常去那边做生意,也知道赵匡印的公司是我出钱帮他办起来的,他赚钱后,偷老婆,在外面偷老婆不带回家我还不会生气。他把其他的女人带回家,还要留下过夜,给我在床上抓到了,抓到后,他还说我不该回家,你讲我气不气。”成娟一肚子的委曲。
  
  唐家财刚想说什么,他皮包里传来“叮叮,叮,”的声音。唐家财打开包,取出小哥小对着里面说:“什么事情呀?等下打来好不好?”
  
  小哥小那边传来声音:“唐总,这个人说是你弟弟,一定要把钱放在我们这里吃高息。你弟弟现在和你讲话。”
  
  “唐哥,我的钱你也不要吗?”
  
  “是你呀,你要刚才那个人接电话。”等电话到了唐家财公司那个人手里后,唐家财接着说:“不管他有多少钱都收下。”
  
  “别人把钱送来你还不要吗?”成娟说。
  
  “你说谁会把钱白存到我这里?”唐家财接着说:“有人拿钱来入股,想年底参加分红;有人是想把钱存在这里吃高息。刚才这个人是矿管办的,他把钱放在我这里,年底分红合算,他要分红,吃利息合算,他要吃息。他是我的直接领导,他讲什么我都必须听他的。”唐家财仿佛受了一肚子的委曲没有地方出气。
  
  “我是没有钱,有钱一定也会存到你这里吃高息。”成娟说。
  
  “别人的钱我不要了,你来存钱有多少我收多少。”唐家财对成娟说完后,又对座在对面的邝安阳:“你去告诉服务员。要她们上菜。”
  
  “随便点,你不要太客气。太客气了我有事情不好求你。”成娟说。
  
  “没有关系,咱们边喝边谈。”唐家财接着说:“喝茅台还是吃五粮液。”
  
  “随便你,我没有关系。”成娟说。
  
  “那就吃茅台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包箱豪华美丽,开着空调,非常暖和,成娟坐一会儿后,身上开始发热了,她脱掉外套。穿件毛绳衣,她四肢匀称,不胖不瘦。毛巾绑在脖子上,用来遮脖子上的疤,别人看到很美丽。唐家财把他们三个人的杯子放到自己面前后,打开酒瓶说:“咱们三个人分掉这瓶酒。”
  
  “随便。”成娟说。
  
  还只喝了几口酒,唐家财的小哥小又响了:“唐总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电话那边的人问。
  
  “又有什么事情?”唐家财问。
  
  “你上次和人家草签了一个建五百吨选矿厂的协议,人家懂事长今天来了,说把事情定下来,不要再拖了。”那个人说。
  
  “你要王总工程师和他们先谈,我下午有时间就和他们见见面,没有时间明天上午再去。”唐家财说完后,把小哥小放到包里,笑着对成娟说“你看,你看,请你吃餐饭都不安宁。不礼貌了,请原谅。”
  
  “唐总,对不起,当误你宝贵的时间了。”成娟说。
  
  “没有关系,你很难到这里来。我们一回生,二回熟。早几天就要请客,请迟了,你不要有意见,说我们不够交情。”唐家财接着说:“和赵匡印闹意见了,就住到我们这里来,我们这里不要说一个成老板,就是十个,百个成老板都能容下来。”唐家财说得比唱的好听,成娟有成娟的主意。
  
  成娟也想在他们这里定居,她身上有百多万元钱,这钱谁都想要,包括唐家财,成娟不能让他知道这个秘密:“住在这里我要有事情做就好,如果没有事情,一天到晚坐在家里,日子同样过不去。”成娟说。
  
  “想做什么事情,我尽快按排你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“你们公司还要不要财务人员,我以前在单位做会计,财务工作非常熟悉。”成娟说。
  
  成娟想把钱放到他们这里吃高息,她又不放心唐家财,如果到唐家财公司做财务工作,把他的财务情况搞清楚,钱安全就往他这里存,不安全马上转移。她后半辈子就指望这点钱过日子,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她是不会把钱从银行取出来。她清楚钱存在银行安全,利息低点,决对放心,不会被骗,不会被偷,不会被抢。钱到了唐家财账上,就是他的,他想给成娟就给成娟,不想给成娟,成娟也没有办法。,没有想到成娟他们在支票上多写二个零,王维权看到钱已经汇到他们厂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气灌到了赵匡印这里,王维权住在赵匡印这里催款,赵匡印就是不给,王维权衰声叹气。他们是公家的钱,可以光明正大去讨,去要,甚至要法院强制执行。成娟的钱到了唐家财账上,她告状都不敢,这不是干净的钱,是她利用工作之便,采取不正当手段得到的钱,她去法院维权就会被抓。成娟有成娟的想法,唐家财不可能让这样一女人掌握他的经济命脉。
  
  “好,我们回去研究一下,等会计回家生孩子,你就去帮我管财务上的事情。”唐家财嘴巴这样说,心里想,臭女人,还想管财务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这时唐家财小哥小又响了,他一边从公文包里拿出小哥小对成娟说:“小哥小比大哥大轻的多,也小几倍,放在公文包里不占地方。”一边对着小哥小喊到:“又有什么事情?”听完电话,唐家财对成娟说:“对不起,开始还想陪你去唱歌,跳舞,现在不行了,外地来了一个参观团,我们这里的副市长会陪同来我们公司参观学习,我必须马上回去。”
  
  成娟站起来和他拉了拉手说:“不好意思,到这里给你增加麻烦了。”
  
  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给我增加这样的麻烦。”唐家财拿了二千元钱给邝安阳说:“等下你去买单,成娟就交给你了,我的活动经后你就少参加,多陪成经理。”唐家财拍了拍成娟的肩膀:“就在这里定居,我们这里是好地方。”
  
  “好,好。”成娟把唐家财送上车,对他挥了挥手。等唐家财的车看不到后,她和邝安阳回到酒店继续喝酒。时间一天天在买菜,打打麻将中过去,成娟也听到了一些唐家财不光荣的事情,说他姐夫是公安局长,青跃市矿产丰富的矿洞都是他的。又要过年了,唐家财一直没有消息,成娟也不会主动找他,她等着唐家财按排她的工作。
  
  晚上十二点,麻将馆关门,成娟也下班,她不急不慢往家走着。原来她想回镇上和她爸爸妈妈一起过年,邝安阳说,他不回家过春节,陪她在这里玩。成娟是后妈,后妈生了几个弟弟妹妹,小时侯对她一点不好,不是打就是骂,还要做很多家务事情。另外家里房子很小,小弟弟一家也住在那里,她回去后,还要借宿在别人家,她一点不习惯。参加工作后,她就很少回去,现在离婚了,单位也没有,家里的人会更看不起她。邝安阳说他不回家,在这里陪她,邝安阳千不好,万不好,陪她在这里过年,她还是非常感动,不然别人千万里赶回家去过春节,她象个孤魂野鬼一样,窝藏在楼房里,听别人打鞭炮,她更寂寞难过。虽然只有她和邝安阳二个人过春节,鸡,鸭,鱼,肉还是要买回家。第二天早上,成娟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邝安阳,开始她想叫他一起去买菜,看到他睡的象头猪,知道这时侯叫他,他不但不会起床,叫醒他甚至还会骂她。邝安阳脾气越来越大,发脾气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越来越不尊敬她,特别是找她借钱,成娟不借他,第二天喝完酒邝安阳肯定要发脾气。成娟知道他不是好男人,没有想到他是一个这样的男人。不过他留下来和她一起过春节,成娟还是不亏他。他不留下来,到时侯外面的鞭炮声会把她心都炸碎。
  
  邝安阳陪着过年,总比她一个人过年强。前几天她把房间的卫生搞一遍,包括擦玻璃窗,洗被子。吃中饭了,邝安阳起床,看到成娟买了一件酒和很多菜,他抱着成娟亲了一下:“哈哈,老婆,你真好,买了这么多菜回来过年。”
  
  “谁是你老婆?赶快去洗脸,刷牙,要吃饭了。”成娟把邝安阳推开。如果邝安阳不发脾气不问成娟借钱,成娟还是喜欢他。邝安阳喜怒无常,有时侯无缘无故踹凳子一脚。虽然没有打过她,对她大怒大叫已经是家常便饭。中午伙食好,又有酒喝,邝安阳吃完后,高高兴兴去打砸抢,他是矿山保卫队的副队长,打群架隔三差五有一回。邝安阳一走,成娟搞完卫生,上床睡一会,养好精神,晚上二,五,八。她睡的迷迷糊糊听到门玲响。披着大衣走到门边,从猫眼一瞧,发现唐家财站在门外,成娟喜出望外。唐家财看到成娟眼睛半睁半闭,头发蓬松,脸上红彤彤,站在他面前,他控制不住自己了,一把将成娟抱到了床上。成娟看到睡在她身上的唐家财心想,她的事情有了希望。根据她和男人打交道的经验,如果这个男人和她睡到了一张床,下床后就会给她把事情办好。她想经后我就是财务处长,比在赵匡印的公司做业务经理强。在赵匡印那里,一部桑塔纳,你要坐,他又要去汇款。有时侯为了争小车坐还闹意见,听说唐家财的财务处长配了专车,坐在小车里,感觉就不一样。
  
  唐家财完事后坐在床上抽烟,成娟抱着他的腰问到:“我的事情怎么样?”
  
  “开会研究了,过年后你到财务处上班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“做什么工作?”成娟问。
  
  “会计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成娟一听要她搞会计,心里凉了一半。小车接送上班泡汤,有个事情做比没有事情做强,想到这里成娟问:“初几去报到?”
  
  “本来通知你初六上班,现在情况发生变化。问题变复杂,严峻了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成娟没有当上财务处长心凉一半,现在听到唐家财说问题严重了,她已经凉了一半的心上又被浇了一桶水,她的心凉透了:“问题怎么严重了呢?”
  
  唐家财把烟蒂丢到地下后,侧身从放在凳上的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成娟看:“你看看这上面的东西。”
  
  协查通报,看到这几个字成娟坐了起来。我市南方气站财务人员成娟利用工作之便,卷走公款三百万元,望有关单位协查此人下落,提供线索有奖。下面有永青市公安局的公章。成娟仿佛挨了一个重磅炸弹,被炸的昏头昏脑。赵狐狸呀,赵狐狸,我没有告你的状,你还要公安局来查我,我们有十多年的感情,你把这些都忘记了,我什么时侯拿走你三百万,一百五十万里面还我借给你的几十万。成娟拿着那份协查通报,气的讲不出话了。唐家财在旁边说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呢,偷偷拿走了赵匡印三百万现金。”
  
  “我冤枉,三百万现金,我放到哪里?”成娟要哭了。
  
  “你不要急,事情已经发生,虽然没有三百万,按照我们国家有关法律规定,你这种情况最少要判十年以上的刑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“这也不能怪我,是赵狐狸把我逼上梁山。”成娟接着问:“你这东西是哪里来的?”
  
  “我有一个亲戚在公安局做领导,今天上午我去他们那里汇报,告诉他别人把矿洞打到我的洞口前面了,把我品位高的矿石都挖走,我下午会组织人去找他们讲道理,可能还会打架。这时我无意间在他办公桌扫了一眼,看到了一摞这样的协查通报。我说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,请他放你一马。他说公安局的事情好办,他留一份开大会读一下,其他的份数就烧掉。如果她有钱存在银行里,你要她赶快取出来,全国银行马上联网,只要她是用真身份证存的钱,别人马上就会查到。”唐家财说。
  
  世界在成娟的眼睛里变的一团黑暗。联网的事情她前几天在银行取钱听说了,她担心赵狐狸会告状,现在事情已经发生,她不知道怎么办?把钱取出来放到唐家财的矿业股份有限公司,她不放心,怕唐家财会把她的钱贪污掉,不取出来,钱很快也会被永青市公安局发现查出来没收。取出来再存到银行去,现在这个身份证不行了,她已经是个罪犯,想到这里成娟说:“如果有个假身份证,钱存到银行里就不会被别人发现。”
  
  “我明天就要别人帮你做个假身份证,这样就查不出来了。”唐家财边下床穿衣边说:“你把真身份证给我,其他都可以改,你的形貌改不了。”唐家财从成娟手里接过真身份证后对她说:“钱的事情千万不要和邝安阳说,他要是知道你身上有这么多钱,会千方百计打主意,把你的钱搞到他手里。你拿到假身份证后,赶快把钱取出来用假身份证存到另外的银行。你没有事情,就呆在家里看电视,不要到处乱跑,在我们市里还没有关系,如果给你的熟人看见,永青市来人抓你,我就帮不到你的忙了。”
  
  唐家财一走,成娟抱着枕头大哭起来。原来想有一百多万可以安度晚年,现在这些钱随时都会把她送去坐牢。成娟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她不是林黛玉。十多年来在生意场上混,她经历太多,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打击。钱是她追求了多年的东西,她一直在为钱打拚,现在有了钱,生活反而不安宁。把钱交到公安局去算了,后半辈子生活可能会差点,不会提心掉胆过日子。还是不交,公安局也不会找到这里来,唐家财的亲戚是公安局长。靠着他应该不会有问题。今天他不送来协查通报,赵狐狸报了警的事她还蒙在鼓里。用假身份证把钱存在银行里,他们去银行查也不知道钱是谁的。想到这里,成娟起床了。她要装成没有事情一样,这一切都还不能让邝安阳知道,如果给他知道了,又会节外生枝,多出一些问题。她把地下的烟灰扫进灰斗,然后拿拖把将地拖干净。她是洞庭湖的老麻雀,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,这样的事情挺一挺就过去了。赵狐狸,扬霞,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。以前你们不找我,我也不会给你们出难题。你们要把我送进牢里,我不但要你们坐牢,还要你们的儿子受苦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