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饰品批发网新闻

我和先生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
2018-01-23 17:36
  22日早晨,儿子到达南京,冒着小雨去了玄武湖,在那附近转了小半天,后来因为小雨不停,手机又快没电了,就回到了旅馆。
  
  晚上,我们俩开始聊天,儿子给我发了一组照片。然后突然说:本来计划挺好的,在南京发现不对了!
  
  我忙问:怎么了?
  
  他说:一路上都是,早上到站,赶紧找个旅馆,玩两天,第二天晚上再坐火车赶往另一个城市。在火车上睡一觉,既省了住店钱,又不浪费时间。刚才查了一下,发现南京到杭州的话要是晚上坐车,那我凌晨一两点就到了。
  
  原来如此,我说:那就换趟车吧。凌晨一两点到,旅店也不好找啊。
  
  儿子说:我在琢磨咋办呢?
  
  我问:南京那么好,不多玩两天吗?
  
  儿子说:“不了,明天晚上就走。目前我见到过风景最好的城市就是南京,不是这一次旅行,我是说这20年来。我心境已经变了。现在,我觉得我像一个游子。真的,在大学宿舍,可以把那儿变成第二个家,有室友当亲人,想说什么说什么,想吃什么就买。前天我都有种不想再走的想法了,想家,想学校,想你们,想室友同学。”
  
  突然的很心疼儿子难过。想他一个人,孤独的走在陌生的城市里,每天要走上十多公里的路,有了喜悦没有人分享,有了困难,还要自己一个人去解决。不过这种特殊的体验,会很锻炼人,也一定会让他铭记终生的。我赶紧鼓励他:“一个人闯天下是不容易的。人是群居动物,一个人肯定会很孤独,这也是一种生活的体验。下次旅行的时候,就多约几个人一起走。”
  
  他说:“没几个志同道合的,都一群懒鬼,成天只会打游戏。”
  
  我说:“那就以后有机会,咱们一家人一起走。”
  
  第二天儿子去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,南京理工大学,明代故宫遗址、中山陵园等地。傍晚的时候,又去了秦淮河,拍了一些秦淮河的夜景照片,便又匆匆赶往火车站。
  
  在等车的空闲里,儿子又开始总结了,他说:路面,济南还好。道宽,就是非机动车太多,过马路害怕。郑州比济南稍好,有专门的非机动车道;南京,道窄的我不想说了,就有荣成三分之一宽,不过南京竟然不堵车,后来我发现原来南京的路都是单行道。这三个地方的人也很大的不同,南京人的素质还是让我惊叹啊,他们那平均素质比咱们这高的绝对不是一点两点。我给你拍花的那个花卉展览馆,是完全免费的,里面一个管理员都没有,人家能放心你不会摘,放在东北没人看着,别说花了,盆都给你偷走。
  
  这孩子看问题有些片面,于是我告诉他:那也不一定,在那种地方,想摘花的人他也会看看,别人都不做的,他也不好意思了,人是相互影响的,不过如果有一个人带头摘了一朵花,很可能就会有另外一个人跟着去摘。这也说明南京人的素质的确很高。当然,花卉展览馆也不会没有人管理,只不过管理更高级些,你没有看出来而已。
  
  3月23日晚九点多,儿子给我发来消息:已到达杭州,入住旅店。这是我见过的最先进的旅馆,居然能通过电脑扫描人的面部特征然后和身份证进行对照。
  
  24日上午,儿子去游览西湖,一个人撑着伞在蒙蒙细雨中沿西湖行走。西湖一周15公里,他边走边拍一个上午。“西湖美的让人窒息!”他在QQ上对我说。然后发过来几张照片:“可是我拍不出那种烟雨迷蒙的意境。这里给我一种窒息感,感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。济南的大明湖也美,但没有这样的感觉。”
  
  我赶紧回复:真正美的地方,就是照片都拍不出来的。
  
  途中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,他发消息问我:定位系统出了问题怎么办?手机定位我在湖中央。我对他说:找人问问!其实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办,就是想告诉我手机定位有问题了。
  
  西湖走完,他又走着去了钱塘江,再从钱塘江走到地铁站。因为他在网上得知,网易云音乐把点赞数最高的5000条优质乐评,印满了杭州市地铁1号线和整个江陵路地铁站。所以他为看这些评论专程去坐地铁一号线,长见识。照片拍了一大堆,都是乐评。
  
  下午三点多,我问儿子到哪了?他说“在一个亭子里,我很冷,雨下得特别大。走时也没带太厚的衣服,谁知道南京、杭州比济南、荣成还冷啊。”我告诉他:“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,千万别感冒了,找人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商场,赶紧去买件衣服。”他却说:“不用了,今天晚上就去上海,杭州已经没什么要看的了。”
  
  他又说:“今天走了差不多三十公里,基本上都没怎么休息,我都服我自己。要是平时有人让我一天走三十公里,我肯定不干。”
  
  我说:“生活也是这样,目标定得太高了,就会把自己吓到,定个方向,定个目标,然后忘记它,不考虑它,就朝这个方向努力,很可能就会超越。”
  
  我又问他:整天这么走,累不累?
  
  他说:不累,回去就没机会了。
  
  我感慨说:年轻就是好。
  
  24日晚七点多,儿子去了杭州火车站,准备做八点半的火车赶往上海。
  
  他初中的同桌在上海财经大学,还有先生的学生良子在上海一家著名企业集团做行政主管。良子是先生的第一届学生,非常聪明,但因为家境困难,中途缀学。一路打拼,历尽坎坷,期间先生给了他很多的帮助,二十多年的情谊,现在已是亦师亦友。每年春节时,良子回家探亲,都多次与我们一家相聚畅谈。今年也没例外,良子给我们讲述了他在上海近一年的经历及所在企业文化,让我们都觉得长了很多的见识,儿子也一直在座,当一个旁听者。儿子一个人远游,先生也一直在关注他的动向,他在南京时父子两个通过电话,先生根据儿子在旅途中所表现出来的生活态度,让他去上海找良子叔叔,见识一下大集团,开阔眼界,长长见识,并跟良子学习一下管理。因为真正管理经验不是学校能学到的。他爽快地答应了。并推迟了返回的行程,改签了机票。
  
  候车时,他又跟我聊了几句,说已经联系好了良子叔叔:“他去火车站接我,晚上就住他家。”
  
  我说:“终于见到亲人了。”
  
  他一连串串的“嗯嗯”
  
  火车上儿子又发了一条消息:“老妈,我算了一下,我走了四个省花费还不到1000啊,就买了一个纪念品。”
  
  “真是穷游啊?像你这么走,多走一些地方也行。”
  
  他说:“东边基本上走完了,以后争取再走西边。回去真要写写游记了,这各地的风土人情真的差好多,杭州的松鼠都不怕人。”
  
  晚9点40儿子到达上海,良子去车站接到了他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