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饰品批发网新闻

轮廓还是原来的轮廓,音调还是原来的音调
2018-03-01 16:34
  新生报到时,在南教学楼门口大红名录栏里,看到自己被分到高一三班,班主任叫杨建新。
  
  考进高中,至于分到哪个班级并没有让我有多少欣喜,倒对班主任很感兴趣。
  
  杨建新,非常清新的名字。自以为班主任即便不是一位拥有多年教龄的老人,也应该是一位中年汉子,然而,当我在高一三班的教室里见到杨建新时却让我深感意外。这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宁夏回民小伙子,刚刚从宁大毕业分到石炭井局一中,踏上工作岗位第一步便承起高一三班班主任兼化学老师的重任,讲一口标标准准的宁夏普通话,幸亏来宁夏时间较长,否则,还真有些听不懂他讲课的内容。
  
  身材不高,西装革履,黝黑的肌肤难以掩盖杨老师那俊朗阳光的容颜,浓密粗实的秀发蓬勃着这位小伙子的青春与活力,举手投足间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清新、刚毅。
  
  杨老师授课时带有浓厚的宁夏口音,柔和温润,讲课总带着笑容,很灿烂的样子,喜欢听他的化学课,于是,自己毛遂自荐担任了化学课代表,高一高二时,自己的化学成绩一直很优秀,高三时,因找不到正确地学习方式,苦专英语而荒废了理综,致使化学成绩一落千丈,这不能怪老师教的不好,只缘自己学习经验太少!
  
  2006年,当我们高三三班再次相聚见到杨建新老师时,曾经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已是鬓发谢顶,略显沧桑,不知是工作的压力太大还是不堪重负的生活,清瘦的容颜被流淌的岁月冲刷得沟壑纵横,再也见不到当初容光焕发的洒脱。
  
  此次见到杨老师,一改上次阴郁的状态,灿烂的笑容、兴奋的神情,这么多年时光里,杨老师一定为自己的人生点笃过无数精彩的风景,不然,怎么会有如此好的精神状态呢!
  
  ,只是曾经荒芜的头顶更加地明亮,如果将杨老师2006年的发型比作非洲稀疏草原的话,那么,今天的杨建新的秀发就是贺兰山北部的腾格里沙漠,光秃秃的头顶很难找到任何的残枝断梗。
  
  一晃经年逝去,杨老师始终在三尺讲台上挥舞着粉笔末,沐浴着金色的太阳雨,虽没有大起大落的履历,却也砥砺过人生的一波三折。局一中的讲台上,一站就是十五年,一中搬迁,杨老师回到银川继续着自己的老本行,不久,抱着发财的梦想,成为南漂的一族,江南的诱惑并没有施舍给杨老师任何机会,几年之后,再次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----银川,如今的杨老师在银川某党校任职。
  
  这次,杨老师听说他带的首届高中班聚会,心海波澜起伏,久违的一中、久违的弟子,杨老师义不容辞地推掉了当天的许多应酬,特意带着老伴从银川赶来,一方面是为了见见自己那些不争气的学生,另一方面是将自己保存多年的学生手册还给大家,了却一份难以释怀的心愿。
  
  那天早上,我一上车,杨老师便拉着我的手,随即从一个手提袋里掏出来一个小红本本,杨老师翻开贴有照片的那一页并指着上面的照片问我那是谁,我细细地瞅了一会儿,硬是没有认出来。
  
  杨老师说:“照片可以不认识,但是,上面的字你总得认识吧!人丑也就算了,字也跟着丑,上面写有《籍贯》几个字还认得吗”?杨老师的调侃让大家一阵欢笑。
  
  瞅着学生手册上自己填上去的那几个令人作恶的字迹,自己都无地自容,真的想不通,当初是怎么上的高中,也难怪考不上大学,即便是考上大学,估计那些大学的老师看看我的字迹也会把我赶出校门的。
  
  参加完同学聚会,我把自己当初的学生手册带回了家里,没想到被儿子看到,儿子翻到成绩单的一页时发现英语成绩栏里写着“26”,儿子拿着手册狂笑不止:“就你这样的烂英语成绩,还整天教育我如何如何学好英语呢,你丢人不?你把老王家的人丢光了”。那一刻,自己容颜扫地,简直就有哭的悲相。
  
  杨老师比我们大四五岁,高二时,杨老师和石炭井某小学的一位小学教师结为伉俪,如今,老伴已经退休,儿子在移动公司上班,三口之家温馨甜蜜,小日子过的活色生香。在圣水长江大酒店,我要求给杨老师和他的老伴合张影,不曾想,在自己众多的学生面前,杨老师竟有些故态羞涩,扭扭捏捏的样子好生可爱,和老伴坐在一起始终保持着距离,多次要求他和老伴靠近点,再靠近点,杨老师一点一点的接近,蜻蜓点水地挪座,饱含羞态并带有不怀好意的情愫,让人忍俊不禁,与其说是和自己的老伴照相,倒不如说是和自己的小情人合照。
  
  岁月悠悠无声,师生情谊常青,在这里敬祝尊敬的杨建新老师及家人身体健康、家庭和睦、事事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