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饰品批发网新闻

不辜负染满清泪的白手帕哭上一整夜
2017-07-19 21:23

   我坐在午醒后的三点钟,太阳依旧辣辣的烘烤,万物静于这样的热情。没有风,去把沉睡的故事吹醒,我依旧做着无边无际的梦,在昨日的时光打量照样升起的橘色。路边的树,像是上了发条,立在那里,沾满灰尘。一弛而过的汽车压低着声响,远去。空气里散布着的灰末,嘶哑着喉咙。我被一只飞过的苍蝇折磨的坐立不安。我试图去抓住它的翅膀,就在与它触碰的那一瞬,让它逃了个远。于是,它还给我一片安静,让我端详青空的白云。

 

(二)

耳宇间悠扬着来自远方田里疯长的拔节声。两只白鸽立在屋顶,庄重,白瓷的身体被长年的风雨洗了数个春秋。远处的高压电线传送一片光明。泥土也散布了这个季节好收成的消息,路旁的野花干脆笑的合不拢嘴。一个老人弯着腰割草,谁知身后的小孙女用小手在脸上涂满泥巴,和地上的蚂蚁做着游戏。若要追溯,便到远古,你锄草来我织布。喂几只小鸟,听几声犬吠,坐在葡萄架下,温一壶老酒,泡一盏清茶,燃一支烟斗,于月下对饮,忆往事如初,更好不过。

 

(三)

 

传自光纤一头的问候,在心里久久温存,不肯冷去。健谈的声色在浩渺里传递。网络的邂逅,或真或实,或长或久。我于文字交换一季的温暖,在浪潮里此起彼浮,饮鸠止渴,甘之若饴。我与一生的思慕来馈赠你偶然的瞥见,或明媚,或忧伤。在清淡的岁月,把你铭记,在浓情的日子,将你想起,在不温不热的怀恋里用一笺信纸,写上满腹诗书,托给黑夜的梦,把我的相思送往你的城,才不辜负染满清泪的白手帕哭上一整夜,便知“因为不能嫁给一个人,所以甘心嫁给一座城”的情话。

 

(四)

 

赶着清风追逐的牧云人,挥鞭赶回逆风的傻云。空旷的林荫里的小鹿张着头窥探外边的世界,健壮的马儿在辽阔的草原上潇洒的奔腾,放歌的牧童赶上最后一沫夕阳回家,芦苇深处划浆归来的不正是那背着朝阳远去的思绪么?我把满地的花瓣捡起,放上一首《离歌》,埋葬,然后转身离去。人间的清欢不也如此?“平生只为两行泪,半为苍生半美人”。我停下笔尖,放弛灵魂,赶着心儿,踏歌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