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饰品批发网新闻

最后,小队长技差一筹了
2017-07-26 21:31

   高桥良除了三个步兵旅团,已经没有其他部队了。知道佐藤师团覆灭后,已经预感到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了。他绞尽脑汁要反败为胜,结果啥办法也想不出来。最后参谋长给想了一个方法,也许能赢。

参谋长对高桥良说 :“阁下,属下有一拙劣办法,不知可不可以试一试。”

高桥良正苦于没想出辙来,于是对参谋说:“说说看,什么办法 可以一试?”

参谋长:“我们跟独立军打死擂 ,双方各选出100人,如果获胜方还有10人及以上还活着,败方就地投降。如果活着的不足10人,则双方算打平,各自退回原住地(独立军原住地:赣东北。高桥师团原住地:合肥),三年内双方不得交战。打擂时,可以使用冷兵器,一比一对战,不打第二人。独立军应战,但是,独立军第二军驻潜山,所以打擂只限于第二军,你们日军只限于你们高桥师团,与其他部队无关。

这个参谋长很会算计,他估计打不过独立军,但是胜者少于10人,双方各退回原住地,三年内双方不得交战。他就是想玩文字游戏,三年双方不交战,到底是整个日军还是只有他高桥师团?独立军的人都是傻子吗?所以独立军明确只限于第二军和高桥师团,与其他部队无关。这样明确打擂者和打擂后的处理问题 ,就封住了他耍模棱两可的把戏。

也难怪小日本想玩文字把戏,听老人说过一个故事:英国人打下香港后,腐败的清政府割地赔款求和,条款上明确写明,清政府愿意割让香港给英国使用十年,结果是,英国人在‘十 ’子上加一撇,变成了‘千’字。到期后,清政府要拿回香港,英国人拿出协议,说,你们自己看吧,同意割让给我们千年,现在才十年就想要回去,你们不能不讲理吧!清政府官员一看,傻了。协议上确实是千年,你再讲什么道理也没用,白纸黑字,写得清清楚楚,清政府官员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,有苦说不出。

小日本还以为中国人都笨,他哪知碰到的是21世纪的中国人,还能蒙的了谁?小鬼子不干了。不干拉倒,那就战场上见真章。独立军调兵遣将,把得胜之师转过来包围岳西,并且秘密的把防空导弹车开到了岳西西面不远的山里。高桥良害怕了,命令城外驻军加强工事,决定跟独立军拼命。

高桥良的参谋长见独立军不上当,又献策说:“阁下,根据情报独立军的防空火炮只有三千米高,我们大日本空军可以在三千米以上扔炸弹啊,他还能奈何得了我们吗?”

高桥良一听有道理:“呦西,你滴通知空军,独立军的防空火炮最多只能打三千米高,大日本空军飞四千米滴轰炸,独立军死啦死啦滴。”

空军早已被打怕了,忙问:“情报滴准确?”

参谋长:“大大滴准确。”

合肥空军大队部。大队长对部下说:“独立军防空火力大大滴厉害,我们不可掉以轻心,先以一个中队探听虚实,没事了,全体再向前轰炸。” 部下领命,第一中队12架先行一步,后面的再跟上。

由于距离近,合肥到岳西不到两小时就能到达。防空导弹搜索雷达早已看到,敌机一进入打击范围,导弹立即升空。两辆导弹车各6枚导弹,正好与敌机一样多。每一枚追着一架敌机,这个中队立即报警。其余的敌机立即掉头返航,这12架被导弹追着屁股,只能没命的跑,不一会,12架敌机全部被打得凌空爆炸。

大队长回到机场后,越想越窝火,要不是他有先见之明,先用一个中队试探,留下三个中队在后面,不然,全都被独立军击毁。他心里一肚子无名火不知往哪发,师团参谋长比他职务大,不敢惹,部下都是受害者,也不便发火。那,要发就发在独立军身上了。可是,在独立军身上发火,人家也听不到啊,就算能听到也听不懂。

参谋长长叹一声,也是很难受,真是事事不顺,喝水都塞牙哪! 想不出好办法,只好听天由命了。

独立军把高桥良师团围住后,及时调整准备进攻的部署,白天做好警戒,防止鬼子突围,到了晚上,进攻战开始了。

首先是从湖北调过来的车改装甲车,向四个方向的鬼子阵地开去。鬼子有一些速射炮,对着装甲车猛烈开火。但是,装甲车披挂着副装甲,一炮打来,被击中的副装甲碎了,车还是完好无损,再一炮打来,另一块副装甲也碎了。装甲车继续前进。鬼子慌了,装甲车也到了跟前,车内的通用机枪响了,操速射炮的士兵和其他靠得近一些的步兵都被打倒了。

后面跟着的步兵趁势进入鬼子的战壕,长枪不好发挥就抽出短枪,20发弹匣打完,战壕里的鬼子也完蛋了。

装甲车继续前进,步兵在车后面跟着。到了第二道战壕,鬼子的战防炮没了,只有轻重机枪、迫击炮、掷弹筒,这些武器对装甲车一点威胁都没有。装甲车的机枪一响,必死无疑。不死的步兵上来在脑袋上补上一枪,结果可想而知,都变成了尸体。

就这样,独立军连续突破鬼子好几道封锁线,来到了城墙下。接下来由特战部队发挥自己的特长了,不向城门攻击,专找城墙爬。一部分人在城门口佯攻,转移鬼子的注意力。特战兵利用飞爪,攀上城墙,然后消灭城墙上和城门楼的鬼子。然后才下城墙,消灭城门口的鬼子。打开城门,装甲车和步兵一涌而进。

夜间巷战是独立军的强项,因为独立军特种兵拥有现代化武器和装备,天气越黑越好。在直线街道上,使用半自动武器的士兵,用夜视仪搜索,看见一个杀一个。有消声消焰器的,把前面的打死了,后面的鬼子根本就不知道,被打死了还不知怎么死的。

一条街道的鬼子杀完了,接下来要拐弯,这时就是发挥拐弯枪作用的时候了 。前面的被打死了,后面的人往前面看去,没有看到一个敌人,不知道前面的同伴是怎么被打死的。当子弹射入胸膛时,才知道敌人在前面,但为时已晚,自己很快也成了尸体。

战斗一直持续到凌晨五点才结束,因为敌人实在是太多了,就算一颗子弹打死一人,也要差不多一万五千颗子弹。消灭全部敌人后,大家都累得快不行了,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,睡一觉再说。城内只能住一部分兵力,大部分只好在城外宿营。

指挥员看到东倒西歪的士兵,只好安排多处岗哨,其余人通通睡觉。

天亮以后,城里的老百姓起来后吓了一跳,全城街道上到处都躺着尸体。独立军士兵睡觉的时候,也都躺在尸体旁,所以老百姓都把在地上睡着的独立军士兵也认为是尸体。

老百姓第二次看到了独立军,他们知道是中国军队,是好人,所以大家都在家里烧了热水,给独立军士兵擦洗干净,以便安葬。大多数人在老百姓为他们擦脸的时候都醒了,有的因为水烧得热了点,一擦到脸上,烫得士兵大叫一声跳了起来,呆呆的看着被吓呆的老百姓,年纪大了点的女人对士兵不好意思地说:“小伙子,我们都以为你们牺牲了,想给你们擦洗干净,以便安葬,对不起了。”士兵们听了,心里暖哄哄的,都流下了眼泪,士兵们不是伤心,是因为感动而流下热泪:“谢谢乡亲们,谢谢你们对我们的关怀。”有些战士没醒之前老乡还没照顾到,醒来后,老百姓看到了,连忙过去给战士洗脸。这样的场面到处都是,太感人了,战士们都留下了无比激动得热泪。老百姓就是咱的亲人哪!

接下来是指挥官恳求老百姓帮忙把鬼子的尸体拖到江边扔下江去,再清理好县城。使城里保持干净卫生,全城老百姓都动起来了,用了一整天,才使县城恢复原样。

第二天晚上天黑以后,城西外面的部队突然遭到重炮轰炸,这里的部队损失惨重,半个旅被鬼子的150mm榴弹炮炸没了,损失近3000人。

前面讲述过,高桥良的150mm重炮不是被摧毁了吗?哪来的重炮?实际上,高桥良有两个150mm重炮连队,原先炸掉的是150mm加农炮联队,现在的是150mm榴弹炮联队,不到关键时不现身,一现身给独立军一个旅予以重创,损失惨重。

消灭高桥师团后,庄猛继续向老头子汇报,己方牺牲18000多人,轻重伤员5000多人,这次战斗实际只牺牲3000多人,伤400多人。老头子又拨了大洋50万块,药品一批,这样,独立军就有了药品储备,以防药慌。

钱给了,药也给了,老头子想见见庄猛,想实实在在的拢住独立军。庄猛只好乘坐飞机去重庆,刚下飞机,国府警卫队的女兵列队向庄猛敬了礼,庄猛向前和她们一一握手,可是这些姑娘却给他来了个熊抱和香吻。让在场的国府其他官员嫉妒不已,随来的白晓灵恨不得给这些姑娘每人一个耳光。因为她想:我们交往这么多年我都没吻过他,刚一来你们就吻上了。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自然,没有人能觉察出她心理的变化。

都说独立军里美女厉害,警卫小队长想试一试,当与白晓灵握手时,两人暗暗地较上了劲,可表面上却显得很从容。最后,小队长技差一筹,自动收力,承认败北。白晓灵可是手砍小树噼啪断的,警卫小队长哪是对手?

在女子警卫小队的护送下,庄猛一行乘坐国府的轿车,往老头子住处奔去。

下午,庄猛借故前面战事紧急,吃了午饭立刻返回。实际上军情确实紧急,不得不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