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乌饰品批发网新闻

对于消灭高桥良师团而牺牲的人还没有统计呢
2017-07-26 21:32

  

白晓灵 带着队伍在余家井西面不到一公里处,找到了鬼子的炮兵联队,如果不是细心观察,根本就发现不了。伪装的太好了,水平不亚于任何一支炮兵部队。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了,离天黑不到两小时了。她改变了主意,把炸毁改为夺取,因为她的部队隐蔽得非常好,鬼子根本就没发现。

独立军太缺少这种炮了,所以白晓灵呈述自己的看法。要求改变策略。刘荣轩知道白晓灵的能力,同意了她的方案 ,但嘱咐她小心点。白晓灵感激老领导的关心,她是个做事稳重的人,不会草率鲁莽。

到了晚上12点,所有机枪手只带手枪和冷兵器,其余的所有武器都带上。无论是手枪、冲锋枪、还是半自动步枪,都带有消声消焰器 。但是,白晓灵规定,迫不得已才能用枪。那是因为在近距离内,虽然使用消声消焰器,枪声还是有一点响的。一旦暴露意图就前功尽弃了。

因为鬼子是秘密隐蔽的,所以阵地上静悄悄的 ,除了岗哨,其余的都进入了梦乡。480人对鬼子的炮阵地形成半圆形包围圈,通过夜视仪摸清了,所有鬼子的明暗哨都看得一清二楚,有两名士兵用毛巾折叠成几层把手枪枪口裹住,贴着哨兵脑袋开枪,另一人扶住鬼子身体慢慢的放下来,没有一点响声弄出来。后面的人看到了都学着同样的方法裹着枪口,对着鬼子一枪一个。左手用夜视仪瞄着,右手提着手枪,全体散开,注意散睡的鬼子。

如果用刀解决鬼子,女兵力气小,很可能 力不足而误事。所以改用无声枪来解决就轻松多了。套上多层毛巾后,从枪口透出的微弱声音被裹在多层毛巾里听起来就更微弱了,效果很好。

两人一组在黑夜里寻找鬼子,互相配合,鬼子分散睡在炮旁,这对女子特战队来说简直是太好了。因为鬼子扎堆睡觉的话,干活就很不方便 ,只要弄出响声来就坏事。

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有一顶帐篷,里面点着马灯,窗口用布遮着。从外面往里看,到了近前才能看到微弱的灯光。这是鬼子的通讯处,滴滴答答的发报声还在响。要是进去的话,就会暴露,所以她们把裹着枪口的毛巾拿掉,轻轻掀起一点点窗帘,瞄准鬼子,统一动作。这样不会因为一人死了另一人看到就出问题了,在做事之前一定要想周全。

两个小窗口的人都瞄准鬼子后,一人一作手势,几人同时开枪。门口站着几个人,等着枪声一响,立刻冲进去扶住尸体,大的声响就没有了 。干完这里的活,白晓灵留下几个人应付鬼子的通话,交代一番后,和其他人又出去找活干了。这项工作做了三小时才全部干完,大家舒了一口气,总算成功了。然后把鬼子尸体搬到一边,清理出一条道路,便于汽车行走。

为了不让敌人发现,白晓灵决定迅速离开返回潜山驻地。480人坐在鬼子的24辆炮车和20辆后勤车里,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了驻地,并把火炮和车辆隐蔽好 。干完了活,才向军长报告。刘荣轩一听到火炮和物资都拉回来了,高兴得打开酒瓶连喝了好几口。然后报告了庄猛,把白晓灵吹得多好多好,简直捧上了天。

刘荣轩凭空得到了24门120mm加农炮,还有2000枚炮弹,够小鬼子喝一壶的了。

加农炮联队被独立军消灭并抢走了所有火炮和弹药物资,简直简直气坏了。这独立军还会做偷鸡摸狗的行当,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呢?不是说归国华侨吗,怎么就这素质?

其实,要说素质低下,他小鬼子的素质最低下。中国人至少像人,而小日本不仅不像人,甚至连畜生都不如。他们的罪恶行径满世界皆知,根本不配谈什么素质。

120mm加农炮最远射程达20.5公里,假如在距离敌人20公里的地方设立炮阵地,那么,只要方向准确,火炮调整高低角为45°,那么鬼子就被炸得尸骨无存。刘荣轩就这么想着,心里真高兴,端起酒瓶就喝了起来。

一个军的炮兵旅只有一个75mm野战炮大队,和两个93式60mm迫击炮大队,现在缴获了鬼子一个联队的加农炮,他自己先用起来,以后怎么分配到那时再说。

他从特战旅和步兵旅里抽了300人组成了一个加农炮大队,再把全军的24门37mm速射炮(也是300人)集中起来编入加农炮大队,遇到鬼子的坦克装甲车,小鬼子死定了。再各配一个150人的警卫队和50人的辎重队,这个炮兵大队刚好1000人。

高桥良坐不住了,独立军欺人太甚,我得找回点面子,没有重炮,我还有一个36门75mm野战炮联队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!他指挥两个旅团从东、西两面翼夹击潜山的独立军。

独立军第五军的一个增援的旅,看到气势汹汹的小鬼子往潜山压过来,立即开往潜山西面准备迎敌。安庆的佐藤师团也同时向怀宁推进,第五郡的一个旅也往怀宁的南面前进。而第六军的一个旅也从香口渡江到华阳,经望江驰援怀宁,大战一触即发。两个县城外围都修建了永固行暗壕,只高出地面1.5米。要想攻入县城,外围阵地就很难突破。安庆的鬼子在进攻怀宁时,同样遇到了永固暗壕的阻挡,连续冲了三次,炮击了三次,阵地依然如故。

有人提出用骑兵冲锋,可以快速的通过。佐藤耀同意,立即命令骑兵向阵地冲锋。前面的骑兵倒下了不少,后面的一拥而上,结果冲过了第一道防线,可是过了第一道防线后,第二道防线同样把骑兵打倒了不少,等冲过第二道防线,第三道防线的枪也响了,等冲过第三道防线。骑兵部队最多剩下四分之一,继续往前冲去,距离城墙100米左右时,城墙上的枪也响了。几分钟过后,剩下的骑兵就看不到一个骑在马上了,马也没有一匹能站着的了。城墙上的士兵说,鬼子不仅送来性命,还送来了马肉,真是太好了。近300匹马,把肉割下来,可以吃上一个月了。

骑兵是冲过去了,但是没有步兵保护,只能把马肉送给了独立军了。佐藤师团同样配备150mm重炮联队,这个重炮联队的炮不是加农炮,而是榴弹炮。佐藤耀本来想在关键时候采用的,没想到出师不利,折损了不少兵力,不得已只好用上了。

佐藤耀的榴弹炮阵地也做得很隐秘。开炮前,火炮放在隐蔽的掩体里,一旦需要打炮了,才推出掩体,打完立刻进入掩体。所以独立军的侦察机无法得到情报。这一顿炮弹,把第一道暗壕几乎全炸塌了,暗壕变成了明壕。幸亏炮一响,立即进入隐蔽的交通壕,否则,全被埋在暗壕里。

独立军侦察机根据鬼子的火炮射程360°侦察,都没找到位置,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根据阵地观察兵报告,火炮的位置大约在东北方向。侦察机对怀宁东北方向5公里至20公里范围进行放大搜索,结果发现了鬼子的秘密。原来,鬼子在地面二、三十米的小山坡地下挖了藏炮洞,在洞口上面做了长20米、宽10米、高30米的伪装层。以阵地为圆心,3公里长为半径范围内进行全面封锁。因为火炮在伪装网下面,炮口并不露出来。发射的时候根本看不到火焰和震动时飞起的烟尘,伪装网遮住三面,只有炮口那一面能看见。

侦察机把对地面拍摄的照片发回地面,操作者再把照片放大,发现了18个大小、形状几乎一样的长方形的绿色东西。从数量上判断,应该是鬼子的重炮阵地。又根据当地老百姓讲的情况,那个地方不许任何人进去,完全可以断定,那就是重炮阵地。

当第一道暗壕被鬼子炸塌后,独立军进入第二道暗壕进行阻击。当鬼子地面部队推进到50米距离时,密集的枪声响了,绵密的弹幕笼罩在鬼子的队伍前面,又是一个中队的鬼子被消灭掉,鬼子急令撤退,撤退中又被打死几十个。这时候又是鬼子炮击的时候了,独立军撤退到交通壕里。不一会150mm炮弹就砸在第二道的暗壕里,经过两轮炮击,暗壕也塌下去了。不过,这时候独立军的轰炸机在大约500米高的上空略过鬼子的炮阵地,随之而来的是50公斤航弹在长方形物体里炸响。每一个长方形都有一枚炸弹落下,这时正是鬼子炮击的时候,火炮并没有在坑道里,所以,在伪装网下面,连人带炮被炸得粉碎。

鬼子纳闷了,这么隐蔽的炮阵地,人员进不去,独立军也能发现,而且炸得那么准,真是奇怪了。鬼子做梦也想不到,独立军在他们头顶上有微型侦察机。

没了重炮用轻炮,总之不能让独立军活得那么轻松。佐藤耀主意一定,立即通知36门的75mm野战炮联队,做好伪装,准备对怀宁城进行报复性打击。你炸我的炮,我就炸老百姓,看你怎么保护他们。

不过,佐藤耀不敢使用毒气弹,因为独立军也有,种种迹象表明,没用毒气弹的皇军部队,独立军也不会使用毒气弹来对付。如果对他们控制的地方使用毒气弹,那么,这个部队也会遭到更加多的毒气弹的袭击,必死无疑。

为了做到隐蔽,这个野炮联队更加别出心裁,把火炮伪装网也做成迷彩,连人穿的衣服也做成迷彩色的。他们在炮筒外面制做了用钢筋焊接成的伪装炮筒套,再在炮筒套外套上迷彩套,炮口套做成直径60厘米长一米。尽量使打炮时炮口冒出的烟慢慢散去,炮身也套着迷彩隐蔽网,空中往下看,什么也看不见,这样也就做到隐身了。鬼子总是疑神疑鬼的,很怕独立军空中有眼睛。

野炮联队也采取晚上行动,白天睡觉,独立军一时也难以发现,由于野战炮的射击距离最远为8公里,鬼子就把炮阵地设在6公里外,突然的炮火,砸在县城老百姓头上,老百姓遭殃了。呼天喊地,到处乱跑。因为独立军占据没多久时间,对老百姓没法疏导,怎么劝也没用。炮火一停,鬼子从四面八方向城里奔去。城外最后一道防线,独立军在坚守着,当敌人距离100米时,各种武器同时开火。鬼子疯了,不要命的往里冲去,地面上到处都是鬼子尸体,鬼子还是不停的往前冲。独立军的自动火器更换了几次枪管,实在没法阻挡鬼子的冲击,最后把榴弹枪,喷火器全用上了,才让鬼子停止了冲锋的脚步。敌人看到无法逾越独立军的阵地,只好停下来。

在这关键时刻,独立军第五军一个旅从外围多处把敌人围住。鬼子已成强弩之末,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。鬼子的炮兵观察员见此状况,忙把情报送到了炮兵联队,联队长犹豫不决,后来听说师团长已被独立军射杀,这才命令炮兵对城外双方打成混战之处炮击。只是鬼子剩下的部队全部被自己的火炮炸死,独立军也牺牲了一个大队的兵力,轻重伤一个大队,半个旅被打残了。鬼子一个师团除野炮联队和后勤辎重队外,全部被歼灭。不过,鬼子的野炮联队被独立军特战部队发现了,半个小时战斗,鬼子的野炮联队没有一个能站在地面了,辎重队也免不了覆灭的命运,佐藤耀师团从此在日军陆军序列里永远消失了。独立军牺牲1500人,轻重伤也近1500人,是独立军几年来伤亡最重的一次。鬼子的75野战炮和众多物资让独立军缴获。

鉴于此战情况,独立军向老头子汇报了战况,并要求对牺牲者家庭给予抚恤,望能拨款。这只是一半的战斗,对于消灭高桥良师团而牺牲的人还没有统计。不过,独立军这次上报,虚报了5千人,把牺牲人数改成6千人,轻重伤者3千人。